<rt id="etape"><nav id="etape"></nav></rt>
  • <tt id="etape"><span id="etape"></span></tt>
    <rt id="etape"><optgroup id="etape"></optgroup></rt>
    <ruby id="etape"><progress id="etape"></progress></ruby>
    <rt id="etape"><optgroup id="etape"></optgroup></rt>
    <source id="etape"><nav id="etape"><strike id="etape"></strike></nav></source>
    院系活動

     
    您的位置:
    歷史學系

    鄭寅達教授大學歷史學科教學的經驗、挑戰與應對措施講座實錄

     

    2019116日(周三)下午100,華東師范大學歷史學系鄭寅達教授應校教務處教師教學發展中心與歷史學系的邀請,在歷史學系1306會議室舉行一場題為“大學歷史學科教學的經驗、挑戰與應對措施”的講座。本次講座由華東師范大學歷史學系林廣教授主持,歷史學系章義和教授、徐顯芬教授、梁志教授,以及系內外青年教師、學生等數十人聆聽了本次講座。


    講座的開場,鄭老師感嘆:相比中學,在大學里談教學,有點困難。其原因主要在于一是既往研究型學里的評價體制一般會將科研放在第一位,而將教學放在次要的地位;二是“教無定法”。大學課程繁雜,教學方法與風格總是與教師的個性、課程的內容聯系在一起,很難有一種萬能的教學法應對不同課程與學生群體。但是,最近幾年來,從國家到地方,再到具體的大學與相關院系部門,無論是宏觀還是微觀的層面,都對高校的教學工作提出越來越高的要求,不少大學青年教師往往陷入窮于應付的困境。在這樣的背景下,鄭老師拋出一個問題“假如我作為一名在職的教師,我能令各方面滿意地完成各項教學任務嗎?”帶著這樣的問題,鄭老師正式開始今天的講座。整場講座共分“我的經驗”與“新的挑戰與應對”兩部分。

    “我的經驗”部分,鄭老師重點討論了課程內容的組織與實施。要點有四:

    一是如何處理同教學大綱的關系?教學大綱是一線教師長期教學過程中探索的結果,甚至凝聚幾代教師的經驗與智慧。鄭老師認為,新進教師需要耐心、仔細地吃透大綱的精神,找出貫穿大綱紅線和重難點,然后以重難點為抓手進行講授。需要注意的是,教學大綱的制定要考慮系統性的,但不是所有列入大綱里的內容都是重點,對于那些“不得不”放大綱里內容,可做淡化處理。在實際教學過程中,為了提高學生的能力水平,還需要從實際出發,將最重要的、對學生最有用的內容放進教學大綱,不能讓教材左右教學大綱,要根據大綱配置教材,教材可以“一本為主,多本為輔”,如果出現“幾本合用”的情況,則需要教師重新編寫教材。

    二是如何處理同教材的關系?鄭老師認為,高校教師必須站在教材之上,最忌照本宣科。究其原因,一方面,由于教材的編寫需要考慮知識的平衡,而實際教學講究詳略兼備,但更注重突出重點與難點。另一方面,教材永遠滯后于學術研究的進程。高校教學帶有創新性,某些內容及時反映全國乃至世界的最新研究成果,某些內容甚至是自己的心得體會。在教學過程中,教師經常會產生一些靈感,通過教學,這些靈感會不斷系統化,不斷完善,成為下一個科研成果的素材。這些成果,要經過五至六年,甚至十年才能成為教材的組成部分,但這不代表可以將教材棄置一旁。實際上,講課應該同教材有機地結合起來。比如教材中的重點部分可以取代筆記;教材中的有些地方可以作為素材,教師在學生閱讀的基礎上進行提示性講解;有些地方可以代替教學講授??傊?/span>,教師在處理與教材之間的關系,一個比較好的處理辦法是:“詳其所略,略其所詳”(把簡單的事情復雜化,把復雜的事情簡單化),當然這里“詳其所略”,必須是課程的重點難點,不能僅僅因為是自己科研的重點。




    三是如何抓好課堂教學環節?組織講稿和課堂教學,是展示教師教學水平與教學魅力的重要環節。鄭老師細心觀察身邊前輩教師的講課風格。比如,有“真理在握”型,“胸中自有雄兵百萬”,講課時氣勢足,一瀉千里;“講究藝術”型,教態如表演話劇,出口成章,句頻;“冷面滑稽”型,語言中充滿著睿智幽默;“侃侃而談”型,似乎在同你聊天,一段時間聽下來,有茅塞頓開之感。這些講課風格迥異的教學前輩,講課水平難分伯仲,況且一個人的講課風格與其性格、學識等諸多因素有關,他人很難去完整復制。這就是俗話所說得“教無定法”,有效即可,“教必有所本”,教師在講臺上課,精神狀態非常重要,對課堂氣氛有決定性的影響。以前,有些老教授曾給自己定下規矩,上講臺的前一天晚上,拒絕會客或做其他傷神的事情,提前進入角色,類似佛家修禪入定狀態。鄭老師表示,他曾虛心向前輩學習,數十年后也仍這樣做:如果明天要上課,當天晚上他肯定要盡量提前做到“入定”的狀態。多年的教學實踐與觀察體悟,鄭老師認為,這種課前準備就如人們都有一個在做重大事情前齋戒沐浴的規矩,這大概是用“制度”來保證做事情的效果。

    從教學內容上來說,鄭老師認為,高校的學生基本上是成年人,教學應該以分析、展開為主,即所謂的“把簡單的事情復雜化”。為此,他提出兩種具體的做法:一是“剝筍法。需要教師不停地在解答問題,像目錄一樣層層展開。這種辦法的優點不言而喻,但也有缺點。一是很難在所有的地方都使用這種辦法。二是課堂氣氛的弦繃得太緊,某個學生的思路一旦脫節,他就脫離了整個課堂的進程;同時,這種模式也不符合課堂一張一弛的規律。另一種是用“線串珠子”的辦法。對于歷史課來說,以時間為線索,然后經常在需要展開的地方作盤旋,展開分析,形成“珠子”。這樣,一顆珠子不會太大,即不需要學生在兩節課時時間里都高度緊張,在“線”的部分,可以舒緩一下。

    在教學活動方面,還應注意到師生之間的互動。比如,他將教學大綱中最重要的內容,總是安排較為正式的課堂討論;有些需要學生重點掌握的內容,可以事先提問,讓他們根據以前的知識來回答,然后再講授,學生聽課的效果一般比較好。其它的內容,可以采取每一單元結束后自由提問和自由討論的辦法,即答疑和深入追問相結合,來幫助進一步消化所學知識。如此有的放矢地解答問題,效果往往會事半功倍。在語言方面,鄭老師認為,地方口音影響并不大,有時候效果反而更好,但吐字一定要清楚,保證每一個字都能讓學生聽到,千萬不要“吃”字,聲音頭重腳輕、虎頭蛇尾。在語速方面,年輕教師要適當放慢一些,最好要有語調,抑揚頓挫,不妨有點說書的味道。做到抑揚頓挫的同時,但最好不要模式化,也不要過頭,以致給人裝腔作勢之感。

    如何組織考試?一般情況下,我們都會肯定高考對中學教學的指揮作用,但往往會嚴重低估大學課程考試在大學課堂教學中的作用。大學考試的作用與類別,是一個略顯復雜的問題,大概可以粗略地分成驗收型與選拔型兩種考試。前者主要考核每位學生的學習效果,為將來更高層級的人才選拔提供參考依據;也可以推動學生重視這門課程,功能被不少青年教師在具體操作中疏忽了;還可以檢驗這門課的教學效果。后者主要是選拔出優秀的、有發展潛力的學生,讓他們去享受不太寬裕的教育資源,甚至從宏觀的意義上推動全市乃至全國的教育改革。

    對于大學教師來說,我們碰到的主要是驗收考試。為了達到驗收的目的,從接受檢查的角度來說,不妨借用高考命題中的衡量指標。首先,試題的設問一定要清楚,沒有歧異。鄭老師提醒大家,命好的題目最好不要馬上上交,幾天之后,再去讀一遍,可能就會發現新的問題。其次,試題要有區分度。區分度高的試題能將不同水平的考生區分開來,高水平考生得高分,低水平考生得低分。從提高考試質量的角度來看,口試的效果好于筆試,但教師的精力牽扯大,所以筆試仍然是比較省力的一個方法。另外,考試還需要考慮試題覆蓋面與深度理解的關系。沒有標準答案的大題目,或者材料分析題,類題目既能夠考出學生的真實水平,也能夠推動學生認真學習。對學生來說,為了保證他們全面掌握課程的內容,全面地復習,一定的覆蓋面也是非常必要的。

    “新的挑戰與應對”部分,鄭老師認為目前教學工作面臨的挑戰增大。一方面,科研工作量不斷加大,同時,教學方面的新事物也層出不窮。這些新事物可以概括為兩類。第一類是由教學理念尤其是教學技術的發展催生出來的新事物,如慕課、翻轉課堂、線上線下混合式教學等。第二類是教育理念的發展催生出來的,如通識課程、大類招生、大類培養等。對于歷史系教師來說,對第二類的反應比較積極,而對第一類的反應顯得比較冷淡。鄭老師提醒青年教師,雖然歷史系教師積極開設通識課程,無論是數量還是質量都有比較成功的案例,但是也有不太成功的課程。鄭老師根據他往年深入課堂聽課的經驗,認為這些不太成功的通識課程,最大的問題是把歷史系專業課的上法,原封不動地搬上了通識課的講臺上。這樣的上法,明顯忽視了不同專業學生個體的差異。對于如何上好通識課程,鄭老師給出三點建議:一是講課線條宜粗不宜細;二是要為準備講解的內容提出一個問題,并烘托問題的重要性,下面講授的內容是在解答這個問題(非文科的學生很欣賞這種講法);三是論點要鮮明,觀點要新穎,史料為論點服務,要精煉史料,千萬不要為史料而史料。最后,鄭老師鼓勵青年教師多接受新的教學技術課堂中的運用,積極配合學校在慕課、翻轉課堂、線上線下混合式教學等創新教學方法方面的推廣工作。



    鄭老師報告結束后,章義和老師首先發言。章老師在大學入學后不久,就曾聆聽鄭寅達教授世界史課程,他首先表達了對鄭老師從事高校歷史教育四十年如一日的精神表示由衷的佩服與敬意,并以一名老學生的身份當場鄭老師深深鞠躬,表達對鄭老師的感謝之情,場面感人深。稍后,章老師分享了自己在從教三十余年來的經驗方法之一就是看著學生的眼睛講課,大學的通識課程教師有“通貫”的授課理念。最后青年教師紛紛發言,認為鄭老師的講座全面系統,旁征博引,干貨多”,語言通俗易懂卻不失幽默,所舉案例鮮活,整場講座2個半小時聽下來沒有疲倦感。大家一致認為,鄭老師將他幾十年教學工作的體會,毫無保留地與大家一起分享,對青年教師將來的教學工作有著重要指導作用。此后,多名青年教師分別自身在教學過程中遇到的問題鄭老師請教,鄭老師一一給予耐心的回應指導。最后講座在熱烈的掌聲中圓滿結束。大家期待將來若有機會,以鄭老師講座的內容基礎,作進一步深入研討。

    鄭寅達教授華東師范大學歷史學系教授,博士生導師,兼任中國德國史研究會會長,華東師范大本科教學督導組組長。曾獲得上海市高校“教學名師”等稱號。本次講座華東師范大學教師教學發展中心主辦、華東師范大學歷史學系承辦。




    狠狠噜天天噜日日噜_色和尚 色天使 色偷偷_色噜噜狠狠色综合